有点健忘、

请勿私自二传
有什么需要请私信我呀

【刀剑乱舞乙女向】《唯光》 第二章

持续转载|˛˙꒳​˙)♡


夏狸沔:

 刀剑乱舞乙女同人向《唯光》


你是我生命中,唯一的光芒。


养成向预警!


ooc预警!


小学生文笔预警!


玻璃渣预警!


不喜欢请左上角或右上角退出!




合集封面感谢画手 @有点健忘、 


冬cp会出本,不会在lofter完结


如果能接受,请继续!^_^




 




  “白化病?”折腾了半天,终于将审神者安排在了她的房间里休息下,坐在一旁照顾她的山姥切忍不住向狐之助发问。




  “嗯,审神者大人患有很严重的白化病。”狐之助顿了顿,用爪爪轻轻碰了碰胸前的铃铛,便自动投影在地面白化病的资料,“这是一种遗传性疾病,是因为体内黑色素缺乏导致的,正因如此,审神者大人不可以长时间暴露在阳光下,对她的身体和视力都有很大的损伤。”




  说着指向女孩的脸和手臂,“这些晒伤就是最好的证明,不知道有没有影响到视力......”




  听到这里山姥切不说话了,安静的看着躺在床褥上那小小的身影,原来这样的精致美丽也是要付出代价的。




  不知睡了多久女孩终于醒了过来,一个翻身坐起,直盯着墙角发呆。山姥切和狐之助见了立马围上去嘘寒问暖,可问了半天山姥切终于发现了事情的不对。他一开始只是单纯的以为自家的审神者只是不善社交,或者是比较害羞,现在这小姑娘呆呆的看着角落一言不发,一双琉璃般的眸子古井无波,仿佛身边发生的事情都与她无关。




  山姥切眉头一皱,觉得这可能不像自己想的那样简单,道了一句失礼。站起身,一手紧紧握住小姑娘的手腕,轻松的将她提了起来。而小姑娘却像破布娃娃一样那样由他提着,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。事已至此,狐之助也意识到不能再瞒下去,狐狸眼转了两圈,低下头对山姥切道,“其实这件事上头的人是不许我多嘴的,但是我觉得还是告诉你比较好。”




  听了这话,山姥切坐在榻榻米上理了理兜帽,好整以暇的等着狐之助的下文。




  “其实……”它动了动耳朵。房间外如血般的夕阳将天空染成一片茜色,几只候鸟扑腾着翅膀飞过这座寂静的本丸,只有晚风拂过廊下的风铃叮叮当当好不欢快。




  “……这,”山姥切瞪大眼睛看向坐在卧榻上的女孩,眼神中全是不可思议,“她……”




  狐之助点了点头,“原本在接她来这里之前都是好好的,审神者大人是个很爱笑的姑娘,只是没想到......”




  “......狐之助,”山姥切下意识的拉低了兜帽,叹息般道,“这件事以后不必再提。”




  “可是现在......”狐之助正色道,“本丸只有你一振刀是不行的,以后遇到出阵任务怎么办?!倘若这一年内完成任务的数量不足十件,大人就要被强制送回现世,她怎么活下去?!”




  “......可是,现在说了她现在就要被送走!”山姥切抬起头,“你也深知,现在被送回去,她连接受治疗的机会都没有。我既认了主,我便要保护好她。”他这一番话说的坚决,丝毫不像传闻中那个,整日阴沉沉,总是说自己是仿品的山姥切国广。




  狐之助一时也没了言语,天际流云合了又散,散了又合,几番之后流云被散成碎块,再无法合拢如初。“总要煅刀的啊,你一振刀怎么照顾她?”




  山姥切张了张嘴,最终也没说出反驳的话,只将兜帽扯了又扯,“那你说怎么办?”




  “办法倒不是没有,”狐之助接下来的话在喉头过了几个来回,“只是……有些极端。”




  山姥切示意它继续说下去,又看了看这么久都没有改变姿势的审神者,有些颓败的低下头。这样的审神者......真的有能力带领他守护历史不被篡改嘛?狐之助沉默了一会,才幽幽开了口:




  “煅刀其实也简单,很多本丸的审神者,都是将灵力传导到墨水中,画出各式含有灵力的锻造符,再将符咒交与近侍拿去煅刀间,置于裸刃上等待十五分钟,半小时,一小时三十分,三小时,四个小时不等的时间便可锻造出新的刀剑男士。只是现在……”狐之助撇了撇呆坐在床榻上的女孩,“连这个机会都没了,大人必然是不会运用灵力的,现在……”




  狐之助偷眼看了看坐在门边一言不发的山姥切国广,心一横,清了清嗓子,“咳...当然还有一个办法。煅刀,说白了就是依赖于审神者的灵力,而灵力存储在大人的血肉之躯中,用大人的血研墨,用那墨汁画出的锻造符自然带着大人的灵力……”这时的山姥切已经默默的抽出自己的本体,狐之助心里虽然慌的很,但是面上依旧风轻云淡,“可以不用这个方法,那么就请山姥切大人带审神者去煅刀吧。政府里有规矩,若是上任一年内不完成36次出阵任务则会回收本丸,审神者当战死处理,你可要想清楚了。”




  山姥切眸光闪了闪,手中的刀尖依旧指向狐之助,心中的矛盾使他无法对这个口出狂言的狐狸挥刀。他明白仅靠他一振刀根本无法照顾这个身心有残疾的审神者,更没有本事自己一人解决数以万计的溯行军,若他折断在战场上......他又看了看那精致却仿佛丢失灵魂的小人儿。可是存于他灵魂深处的忠诚,无法让他苟同狐之助的方法。




  似是看出了他眼中的挣扎,狐之助摆了摆蓬松的尾巴,继续道,“山姥切大人,你知道审神者作战死处理是什么意思吗?”




  山姥切目光凌厉,直勾勾的盯着狐之助,突然觉得眼前这个小狐狸异常的陌生。他抿了抿唇没有说话,但是颤抖的刀刃出卖了他的想法。




  “本丸是不属于这个空间维度的存在,它的存在是不合理的,但也是必要的。审神者作为从现世来到这里的人类,自然是要签署保密协议,可是啊,完不成任务被强制遣返的审神者从一定程度上来说无法适应现世,也无法放弃这里舒适的生活。就算是签署了保密协议,也难说不会有一些人打击报复,什么样的人是可以绝对保守秘密的呢?”狐之助狡黠一笑,一脸无辜的说出令人发指的话,“故而完不成任务的审神者,不管年龄大小,一律灭口。至于灭口方式嘛~说了呀,作为战死处理。山姥切大人,还请您三思哦~至少这一会的不尊、伤主是大逆不道,但是她至少还有机会接受治疗不是吗?”狐之助的耳朵动了动,看向天边残阳,“我言尽于此,剩下的就请大人自己定夺了。”说完踱步出屋,“我在煅刀室等你。”




  这一句话彻底压垮了山姥切的心理防线,除了是对狐之助说话内容的恐惧,对政府手段的发指,更深层的则是他明白狐之助看似只是协助审神者工作,沟通本丸与政府的工具,所以它的意思也就反应了政府的意思。真的……要这么做吗?看着卧榻上呆坐着的“瓷娃娃”山姥切开始动摇,她这样会持续多久?一天?两天?还是一年?两年?或者是……终身?总是要试一试的,在这里她至少可以得到良好的治疗......




  山姥切握紧刀刃,向前迈出了一步......




  “......真慢啊,山姥切。”狐之助摇着尾巴看着茜色的天空慢慢变成靛青色,最终变成深蓝,一轮明月自东升起,嵌在远处的山尖上。站在门边的山姥切沉默着又压了压兜帽,手还在微微颤抖。狐之助扫了他一眼,叹了口气,“裸刃我已经让刀匠煅打好了,你只需要把符咒送上去就可以了。”




  “嗯。”山姥切低下头,应了一声,从狐之助身边走过,“这是最后一次。”




  “但愿。”




  山姥切从裤兜里掏出已经有些皱的符,仔细的捋平整,指尖摩挲过符咒上的墨迹。女孩的手指被他用刀刃割开时,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他,但是那双美丽的眼睛里却看不到一丝情绪,连被割伤的手都不曾躲一下,仿佛受伤的不是她。




  他会补偿她的吧……或许他还能有机会亲口向她道歉。想到这山姥切手指一松,符咒就这么飞了出去,似有指引一般,轻飘飘的落在刀架上放置的裸刃上。一时间光芒大盛,樱花花瓣飞舞:




  “啊~啊,我呢,加州清光。河川下游的孩子,河原之子呢。难以上手不过性能一流哦。要好好使用我哦~”




  “欢迎,加州清光”

【刀剑乙女向】《唯光》

各位婶都来康康啊啊啊啊

大纲是俺和狸子一起想的

故事真的非常精彩!!!

【鸡叫】


夏狸沔:

文案:不是每一个生命出生都是带着祝福的,她一直都明白。迎接她出生的一直是黑暗,直到有一天,她来到了一个地方.....


   “审神者大人,欢迎来到51号本丸!”


  她想,她遇到了她的光。


男主文案:原以为作为刀剑而生的他,诞生即奔赴战场,只是没想到有一天他居然要成为一名奶爸,尝试带孩子,还是一个天生残疾的孩子。这可难为坏了他,四处奔波,到处求医,以为可以挽回他的光。但,天不遂人愿......


   “主公什么时候回来啊?”


看着眼前冒出绿芽的向日葵,他笑了,“很快,也许她明天就回来,也许永远也不回来......”






 刀剑乱舞乙女同人向《唯光》


你是我生命中,唯一的光芒。


养成向预警!


ooc预警!


小学生文笔预警!


玻璃渣预警!


不喜欢请左上角或右上角退出!




合集封面感谢画手 @有点健忘、 


冬cp会出本,不会在lofter完结


如果能接受,请继续!^_^








第1章




      “妈妈……”女孩蜷缩在狭窄的房间里安静的听着门外大人的争吵,怀里紧紧的抱着她心爱的玩偶熊,仿佛这样就能汲取到温暖。








  “你这个女人,你以为你一口咬定孩子是我的我就能信?!”男人咬牙切齿的声音透过门板像一把刀子一样扎在女孩的心头。








  “光光就是你亲生的!”女人声嘶力竭的说,想要辩解,却拿不出确凿的证据,只能一遍一遍重复这句话。








  “呵,你醒醒吧!”纸张摔在地上,发出清脆的声响,“我早就已经做过亲子鉴定,她根本不是我的种!而且我问过医生了,这种病只可能是近亲婚育的产物。呵呵,谁知道你和你那个变态哥哥发生过什么!”








  “这是假的!这一定是假的!我们只是一次!怎么可能......”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,女人的话戛然而止,随即传来她的小声呜咽。








  “你既然自己都承认了,我就不多说什么了。沈苇,你也给自己留点脸,在协议书上签字吧,别让我到最后都看不起你!”仿佛是想法得到了实锤,男人的语气中充满了厌恶,躲瘟疫一般狠狠的摔上了门。








  摔门声之后,女人的哭泣声渐渐变大,里面夹杂了多少心酸委屈,却是躲在房间里的女孩无法理解的。她只是紧紧的抱住玩具熊,尽量不要让自己发出声音惹来更多的麻烦。








  是啊,这一切女孩都不理解,为什么昨天还对她温声细语的爸爸今天会这样。离婚?女孩虽然不懂,但是下意识的觉得这不是个好词。过了不知多久,女人哭泣的声音慢慢弱下来,一阵水声之后,女人推开了房间的门:“光光......”








  “妈妈……”女孩看见母亲,一把推开怀里的玩偶熊,熊宝宝落到地上染上灰尘,却依旧还做着等人拥抱的姿势,可是没有人会弯下腰抱起它了。女孩扑进女人的怀里,抱着她的脖子,小心的说:“妈妈,不哭,光光会留在妈妈身边的......”女人的回答淹没在一阵轰鸣声中,画面也慢慢变淡,最后一幕停在了落在地上张开双臂的熊宝宝身上。








  女孩抱着的妈妈如同粉末一般消失,失去了依靠的她一个趔趄跪坐在地上。熟悉的房间变成一片亮堂堂的,白的刺眼的地方。女孩身后吹来阵阵凉风,她心里咯噔一下,小心翼翼的转过身,夜风从半开的窗吹进来,轻纱般的窗帘追随着风的轨迹扬起,却在风离开后,寂寞的落下。








  白的刺眼的床上,女人安静的躺着,只有心口插着的刀提醒着人们,她已逝去的事实。








  “妈妈……”








  女孩猛的睁开眼,耳边是山林中不知名的鸟雀轻柔的吟唱,清风徐来,竹林发出沙沙的声响。而她却目光呆滞的看着天空,半晌才缓缓坐起身。一只黄白相间的小狐狸乖乖的坐在一旁,见女孩终于睡醒,摇了摇蓬松的大尾巴。








  “......”她身边的唯一活物并没有引起她的注意,女孩依旧保持着刚刚坐起的姿势,目光空洞。








  “审神者大人!欢迎来到51号本丸,我是狐之助,以后会辅助您作为审神者的工作!”小狐狸元气的声音响起,却没有引来女孩的注意,她依旧坐在地上看着小狐狸的铃铛,淡蓝色的眸子里一丝神采也无,头发、皮肤、包括睫毛都是白色,日光下几近透明,像一只精致的瓷娃娃。








  小狐狸半晌没人理,有些尴尬的甩甩头继续道,“很幸运,您是时之政府选中的第51位审神者,您有什么疑问尽管问我哦!”








  “......”








  虽然已经提前知道了这个小审神者与其他人很不同,但是它说了这么久,女孩依旧呆板的表情,让它不知道是否应该继续说下去。狐之助没有别的办法,只好用爪爪上的肉垫轻轻拍了拍她的手指,女孩终于有了反应,捏住了它的肉垫,很小心的捏了捏。








  摸不清她脾气的狐之助,叹了口气,“现在您所在的地方是您本丸的外围,您居住的地方在前面不远的建筑里,您顺着这条小路就能到达。而这里是时空的夹缝,不受时间流逝的影响。”女孩专注的捏着狐之助的肉垫,也不知道有没有在听。








  “......嘛~您现在作为审神者需要的就是选择出您的初始刀,然后锻造刀剑,和想要改变历史的时间溯行军战斗!”狐之助飞快的抽回自己的爪爪,将5振刀一字排开,放到女孩面前。失去了软软肉垫的小手停在半空中,空洞的眼睛也终于动了一下,追着狐之助的小爪爪看过去。小爪爪拍打在刀鞘上,它不停的在说什么女孩并没有在意,只是想要再抓住小爪爪捏一捏柔软的肉垫。








  狐之助像是读懂了她的意思,不敢再伸出小爪爪,只是在相对“安全”的距离挥舞,以期待可以引起她的注意。花了不知多久的时间,终于让女孩的注意力回到刀剑上,而不是它的小爪爪。小爪爪终于安全了,狐之助内心泪流满面又有点欣慰。








  只见女孩的指尖划过红色的刀鞘,眼中闪不过不知名的情绪,明明指尖停留却没有选定,却划到了旁边黑色的刀鞘上,紧紧的抓住了那振刀。不待狐之助说些什么,一阵强劲的灵力裹挟着劲风摇动身边的树枝,光芒一闪,一名戴着兜帽少年站在那里,








  “我是山姥切国广......你……那个……手!你放开我呀!”低头一看手指被女孩紧紧的握住。








  啊,出现了呢!蒸汽被!狐之助默默的在心里吐槽,看着山姥切想要甩掉,又迫于对主公的顺从不敢果断的甩开,只能红着脸,不停的小幅度晃动手指,以求自家主公能明白自己的需求先放开他。结果女孩反而抓的更紧了,没办法,他想甩开女孩,却又没胆子,只好任她抓着。虽然山姥切本身很抗拒她的接触,但是这并不妨碍他观察他新出炉的主公。








  他的主公很特殊,不仅是狐之助在他们面前口干舌燥的说了一堆话,她却毫无反应,眼神空洞的盯着地面。从外观上来看她也很特殊,不仅是皮肤白的吓人,包括头发睫毛都是白色的,一双眸子是淡淡的蓝色。精致的像个瓷娃娃,而山姥切心中这个精致的“瓷娃娃”主公却在狐之助还没念叨完的时候就摇摇晃晃的晕了过去。哪怕晕过去,那只小小的手都没有放开他的手指,反而抓得更紧了。山姥切看着怀里的女孩,心中氤氲起不知名的情绪。








  “糟了!”狐之助扑到女孩身边,“我忘记了,主公大人她是白化病,是不可以晒阳光的!”




  








  TBC








  

【刀剑乱舞】那什么的诅咒信啊【三】
轮到我接龙...!
因为当时有些事赶的比较急就用手绘了。
没有给接到的故事太多歪路,只是增加了一点因素,期待下一棒发展!!么么!

@小泉梦音 【下一棒@】

@刀乱团子神社活动组 【组织@】

摸摸可爱承花
【🍒睡衣真可爱,嘿嘿】

p1搞到一半搞不动的幼花
p2一些奇奇怪怪的承花

卑微
有购买欲的宝贝请加一下qq群【784358509】